成人app黄版

2021年4月25日 | 未分类 | By admin | 0 Comments

华言握紧回老的手,态度坚决,斩钉截铁道:“那不行!回老对我恩重如山,我必须要报答回老的恩情,不知回老有何要求,还请大胆提出来,我一定尽可能满足!”

看着华言那真诚的目光,回老眼神闪躲,犹豫了好久,这才轻声道:“实不相瞒,我确实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不知少爷可否答应。”

“回老但说无妨!我一定会答应回老的任何要求!哪怕是上刀山,下火海也在所不惜!”华言保证道。

回老低垂着眼皮,睫毛扇动着眼中的矜持,最后深吸一口气,将矜持褪去,鼓起勇气看向华言道。

“我的真名叫回莹莹,我希望少爷以后能不要再叫我回老,叫我莹莹便可。不知这一要求,少爷能否满足……”

这句话,回老想说好久了,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,如今终于有勇气向华言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回老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:无论结果如何,至少我有勇气说出来了,哪怕少爷不答应,我依旧会永远跟随在少爷身边的!

华言先是一愣,他做梦都没想到回老会提出如此简单的要求,简单到让华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简单到华言不知该如何答应回老的这一要求。

“回老,你确定这就是你的要求?”华言道。

回老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嗯,这是我唯一的要求,希望少爷能够成全。”

再次确认后,华言只好叹息一声,“好吧,莹莹……前辈。”

“少爷,能不能把前辈二字也给去点。”回老鼓起勇气道。

“好吧……莹……莹莹。”华言有些别扭道。

清纯安静美女怀抱花束柔美写真图

回老微微一笑,深情地看着华言,眼里包含着浓浓的爱意,然而,看着如此灿烂的笑颜,一向知晓人情的华言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,丝毫没有察觉到回老眼中的爱意,他同样看着回老,眼里包含着感激之情。

那份感激,像一盆冰冷的水,浇在回老头上,浇灭了她眼中的爱意,浇没了她悸动的放心。

“谢谢少爷成全,没什么事,莹莹就先行告退了,等有机会了再与少爷、族长二人谈心吧。”

说罢,回老不顾华言、华安两人的阻拦,再度化作一团黑影,消失在座位上。

看着回老再度消失,华言满心疑惑,只看转头看向华安道。

“父亲,回……不对,莹莹她,这是怎么了?”

所谓当局者迷,一直以来华言只是把回老当成伙伴,当成亲人来看待,所以,对于回老的异样情绪,华言丝毫没有觉察到,他的心中只有家族复兴这件事,根本没有想着跟回老产生任何情感,更何况两人年龄差距如此悬殊,无论从哪方面想,两人都不可能走在一起,华言自然也更不可能多想了。

华安叹息一口气,作为旁观者,他自然是将回老的心情看得一清二楚,可关于这件事,华安也无能为力,只能是叹息一口气。

“唉……我们还是继续谈论正事吧。”

华言点了点头,继续坐下,开始和华安谈正事。

“关于那两位大人的事,你觉得该如何处理?”华安看着华言问道。

“继续打好关系!哪两位大人事我们最大的筹码,万不可与他们两人恶交!有了他们两位,我们也就有了左右整个局势的能力!”华言一字一句道

华安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那与醉仙楼的关系呢?”

华言想了想,沉声道:“醉仙楼与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,毕竟族内的各个成员对醉仙楼都有或多或少的不满,都非常地仇视醉仙楼。”

“不过,就我个人而来,还是建议与他们保持盟友关系,毕竟他们有全大陆最强的情报网,也拥有全大陆最强的战斗力,与他们作对,对我们来说没有半点好处。其实,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希望与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,这样,我们的家族复兴计划也就更容易开展起来。”

“唉,想与他们关系更进一步谈何容易,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,醉仙楼对我们华府极不友好,而且极度警惕,表面上我们是盟友关系,但却没有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好处,反而事他们处处与我们作对,处处刁难我们。生怕我们崛起,将他们挤下去。”华安叹息道。

“关于这点,我与父亲的看法完全不同。我认为,我们的存在确实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但绝对没有引起他们的顾虑。他们始终只是把我们当作一个情报局看待。之所以处处针对我们,在我看来,一来是因为生怕我们的存在影响他们的计划。二来也许是因为当年弟弟的死让他们对我们华府产生了反感,相信只要我们将误会解开,确认好站位,他们就不会再刁难我们了。”

“其实,在我看来,他们心里也希望与我们交好,毕竟我们有他们想要得到的情报,而他们也可以给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资源。他们要想完成他们的目标,就必须倚仗我的提供的情报,我们想要完成我们的计划,也必须依靠他们的资源。双方对彼此都有需求,就差像上次那样的一个契机,让我们顺利走在一起!而我,将会再次创造那样的契机,让我们双方的关系能跟进一步。毕竟,我们双方的计划并不冲突,双方合作,只会对彼此的计划有利。”

“不错,你对局势的把握和分析十分到位,华府有你,一定能从回巅峰时刻的!”华安赞许道。

被华安这么一夸,华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:“嘿嘿,父亲你过奖了,你觉得接下来,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

刚才都是华安再问华言的意见,现在见华安沉默,华言终于能找机会征求一下自己父亲的意见了。毕竟,华安是华言最敬佩的人,每次在做出决定是,他总会下意识地询问华安的意见,而华安也总会给他提出一些非常有用的意见,让华言茅塞顿开。

然而,如今,华安并没有再度给华言提意见,而是慢慢站起身子,来到华言的身边,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道:“言儿,你已经长大了,可以独当一面了,相信你心中,关于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。我已经老了,已经给不了你什么帮助了。你就按照你心中所想去做吧,不用再问过我的意见了。无论如何,整个华府都会在你身后无条件的支持你的!”

华言心中一阵感激,关于接下来的计划,他心中也多少有了答案,重重的点了点头道。

“谢谢父亲!我一定不会辜负族人对我的期望的!”

华安十分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
华言看着华安,犹豫了一会,终于还是开口道:“父亲,我想去见老祖一趟,不知现在放不方便。”

华安微微一愣,不解道:“你要见老祖?为何?”

“我有一件事,一直想尝试好久了,但一直没有机会尝试,如今,是家族复兴的关键时期,所以我必须要尝试一下我心中所想的那件事,但是这件事必须要争得老祖的同意才行。所以我想去见老祖一趟。”华言道。

“哦?究竟何事,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得不去尝试的?”华安问道

华言神秘一笑,“还请父亲允许我买个关子,等见了老祖就知道了。”

见华言不愿提前说,华安也没打算强求,只是深深看了华言一眼,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儿子必成大器,家族复兴指日可待!

华安点了点头道:“随我来。”

华言心中大喜过望,跟着父亲离开了大堂。

……

华府,地下室,酒窖。

这里是华府珍藏美酒的地方,初到这里,首先感到的是凉爽,一阵凉意扑面而来,定睛一看,只见里面摆放着数不清的酒桶,和酒瓶。

桶虽密封,瓶虽堵死,但浓浓的酒香依旧在整个地下室里弥漫开来,带着丝丝凉意,让人光是闻着,就有三分醉意。

其次是大,昏暗的地下室内,显得异常的宽敞,数不清的酒桶、酒瓶、酒罐子,整齐的摆放在地下室内,却一点也不显得拥挤。每一行,每一列,都有特定类型的酒,行列之间的距离很宽,让人行走在各行各列中,都能嗅到不同的酒香。看到不同的酒水,醉倒在这宽敞的酒窖中。

此时,华言和华安正穿梭在酒窖中,脸上挂着一抹红晕,眼里透着几分醉意,仿佛已经迷失在这数不清的美酒当中,好不容易找到了路,立马摇晃着身子,来到酒窖中心。

酒窖中心,一名邋遢老者正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不断摇晃的身子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,他的脸上满是红晕,身上散发着难闻的酒味,鲜红的酒糟鼻在这昏暗的酒窖里也显得几位显眼,时不时还打着酒隔,从口中吐出一口口难闻的酒气。

在他的周围,随意摆放着数个酒桶,将他团团围住,有的桶已倒在地上,可是却没有酒水洒出,因为桶里的酒水早已被他喝光,只有酒气弥漫在他周围,唯一剩下的,就是他手里握着的酒樽里,那里面,还有最后一口酒!

然而,那老头连最后一口酒也不肯放过,端起酒樽,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后,砸吧砸吧嘴,又舔了舔嘴唇,显然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只可惜,他的周围已经没有酒了,无奈,他只好看着眼前的华言的华安道:“你们两个,又来找我何事?”

他的声音听起来模糊沙哑,含糊不清,酒精已经麻痹了他的舌头,让他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。

然而,面对这个口齿不清的邋遢老头,华言和华安却不敢有丝毫怠慢,晃了晃脑袋,待勉强站稳脚跟后,华言这才恭敬道。

“老祖宗,晚辈华言,有要事相告!”

华家老祖眉头微皱,眨了眨那浑浊的老眼道:“何事?如果事最近的事就别再跟我说了,我虽然呆在这密不透风的酒窖里,但我的眼睛还是看着外面的。你的事我都清楚,没什么好跟我说的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掌握好度就行。”

说罢,又看向华安道:“小安,给我再拿几桶酒来。”

华安点了点头,冲旁边搬了两桶酒放到华家老祖身边,华家老祖迫不及待地打开桶盖子,看着那桶中的佳酿,又闻了闻那扑鼻的酒香,这才抬起头看向华言,催出道:“好啦好了,赶紧走吧,别耽误我喝酒了。”

说完,华家老祖便握着手中的酒樽颤颤悠悠的站起,舀起一樽美酒,正准备品尝,却听见华言开口道

“并非最近的事,而是我的一件心事,一件一直想做却又没机会做的事,我想跟老祖说一声,希望能征求一下老祖的意见。”

华家老祖放下手中的酒樽,饶有兴趣的看着华言道:“哦?什么事?说来听听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最近已经是华府 崛起的关键时期,但是晚辈觉得自己的学识尚浅,眼界还过于狭窄,尚无法带领华府走向巅峰,所以晚辈打算趁几离开玄陨城,到外面去见见世面。希望老祖你能允许。”

听到这,华安和华家老祖都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,没想到华言所谓的一直想做的事居然是出玄陨城看看,这一心事,大大超出了两人的预料。

然而,未等华家老祖开口,回老便突然出现在华言面前,看着的,开口道。

“可是,你如果要走了,华府怎么办?没了你,华府先前做的努力不都功亏一篑了嘛?”

华言微微一笑,“回……莹莹放心,华府有父亲坐镇,不会出什么问题的!我的经历还是太少,要想真正让华府崛起,我必须要经历更多考研才行,而玄陨城显然无法给我考验的平台,只有外面的世界,才能让我迅速成长起来!”

“可是……你这一走,要何时才能回来?”回老看着华言,满脸不舍道。

华言想了想道,“短则三五年,多则十年八年吧。”